千花集王局长 _女孩7年花百万抗癌被劝放弃:“求生欲”不该被道德审判 | 沸腾

2019-08-24 15:11:56

"女孩7年花百万抗癌被劝放弃:“求生欲”不该被道德审判 | 沸腾

“死生亦大矣”,面对绝症,治疗或医疗都是选择,而选择按钮本该交到患者手上,别人无需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置喙。

女孩7年花百万抗癌被劝放弃:“求生欲”不该被道德审判 | 沸腾

坚持抗癌的李明馨 资料图

文 | 萧雅

电影《卧虎藏龙》中有这么一句话,“勇于放弃者精明,乐于放弃者聪明,善于放弃者高明”,很多人都将其奉为圭臬。可当话题转移到“生命”,一切就没那么简单了。

13岁患上恶性肿瘤截掉右腿,14岁穿着假肢重回校园,19岁备战高考却旧病复发……近日,一段19岁小女孩的抗癌自述在网络上引发关注。故事主角、河北廊坊女孩李明馨的人生,确实“比普通人更坎坷”。

自从患病以来,她的母亲卖了2套房,花了近200万。如今癌症晚期的她,又一次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有些亲友劝说她放弃医治。但她“竭尽全力”想“掌握命运”,“既然癌症不是我能选择的,我又凭什么活该去死?”——即便她面对的,是渺茫的生存几率、家中高筑的债墙以及亲友放弃治疗的劝说。

“活着”的诉求很卑微,虽然有的人活下的成本很高

在某问答社区上,“假如你们得了绝症,你们会放弃治疗还是让家人倾家荡产续命?”的提问,已被浏览了612649次。

这是假设。对患癌的19岁女孩李明馨来说,现实没那么多“如果”。而她显然已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她说,“我知道,这个病死亡率很高,但我不想放弃挣扎。癌症不是我能选择的,我凭什么放弃活着的希望,凭什么活该去死?”这说得有些悲怆却又昂扬。两个“凭什么”,是她对那些劝她放弃的“善意劝告”的驳斥。

生存权是人的最高权利之一,人来到世间,“活一遭”的权利就不容被剥夺。问题是,意图剥夺者是癌症,这会让有些确定命题变得含糊:人当然有权利活着,但如果活下去的成本过于高昂,还得是亲人埋单,那活着是权利还是对家人的陪绑?

女孩7年花百万抗癌被劝放弃:“求生欲”不该被道德审判 | 沸腾李明馨与母亲的合照 资料图

生命至上,但这终究要触碰现实地面:现实中,将生存与成本挂钩,虽然听起来很难接受,却是跟求生欲一样发于人性的本能选择。

在李明馨的自述下面,有评论说,“求生欲望谁都有,你有生的权利。但是,这样拖累父母,尤其是看着母亲日渐衰老的身形和背负的重担,看着母亲为你两次离婚,你于心何忍?”

这样的质疑声不在少数,也来得很实际:目前晚期癌症的治疗目的并不是治愈,而在于最大程度地延长患者生存时间、控制疾病进展程度、提高生活质量。单从成本上来看,很多劝她放弃的人是认为,既然几乎无法治愈,那多活几年或几个月的价值和倾家荡产的成本相比有些不值得。

说得更直白点:你未必能长留人间,你的求生欲却可能将你母亲拖进“地狱”。

但求生本就不是该用道德评价的东西。维持生命的成本再高昂,都无法构成否定希望活下去念头的充分理由。

女孩7年花百万抗癌被劝放弃:“求生欲”不该被道德审判 | 沸腾

李明馨所得证书 资料图

生命不能用“成本”去衡量

就在今天,一则“客机放油45吨备降救人,中外医生携手施援”的新闻,引发关注。说的是7月16日,东航上海浦东至纽约的航班在飞行途中,一旅客突发不适,并伴有咳血、心跳加快等症状。

机组人员通过机上广播找到三名中外医生共同参与救治。根据旅客病情,机长决定空中放油45吨,就近备降东京成田机场将旅客转往当地医院救治。北京时间16日18:19分航班安全备降,旅客送医后转危为安。

这样救人,成本高吗?极高。值得吗?值得。因为生命本就不能用“成本”去衡量是否“值得”。

在此事中,李明馨想活,她的母亲想她活,这些就足以抵御所有让她放弃的“好心”之劝。她的母亲一心“砸锅卖铁”想把女儿的病治好,想必对她而言,女儿在身边的时光才是最重要的,这种母女之间的“血浓于水”并不能用平常的经济思维来衡量——这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面对绝症,选择按钮本该交到患者手上,那个为其生命成本埋单的人也有话事权。但这些本不容别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置喙臧否,用不孝或不智等名头加以评判。

李明馨说:“我热心公益,成绩优秀,如果我治好了,对社会做出的贡献,将比捐献遗体多一百倍。”

生如夏花对她来说或许很奢侈,但这份对生的执念和对美好的向往,确实如夏花一样灿烂。

治与不治,都值得尊重

或许对每个抗癌的家庭而言,都有一个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那就是面对癌症,到底是治还是不治。

在抗癌突围中,坚持五年十年,创造奇迹的患者与家庭少之又少,很多患者家庭都是“人财两空”。在中国,每年都有超过380万名新增癌症患者同李明馨一样,对命运或撕心裂肺,或气若游丝地问出“我该如何存在”。

李明馨的无奈与艰难并非个例,而是一整个庞大群体的共同命运。这一场跟命运的赌博,有的人坚持到最后“得偿所愿”,而有的人坚持到最后“黯然离场”,也有人开局就“听天命”,准备“安然离去”。

“死生亦大矣”,治疗是不多的选择中的一种,但重要的是,选择权在患者手上。他们决定不了“生”,却有权利决定“是否该被救”。无论选了哪样,都没有对错之分。

不论生命长短,人都该有活下去的权利。癌症患者可以“听天命”,可以“尽人事”,但“没有人活该去死”。

编辑:狄宣亚 实习生:孙小雅 校对:危卓

推荐阅读:

章子欣走了,就别用“事后诸葛式苛责”伤其家人了| 沸腾

一个东亚偶像工业大佬的离开 | 沸腾

为什么说良渚遗址能证明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史?| 沸腾

兽爷洗稿:“创作”可以变“制作”但不能没节操 | 沸腾

《长安十二时辰》呈现了民间的“盛唐想象” | 沸腾

女孩7年花百万抗癌被劝放弃:“求生欲”不该被道德审判 | 沸腾女孩7年花百万抗癌被劝放弃:“求生欲”不该被道德审判 | 沸腾女孩7年花百万抗癌被劝放弃:“求生欲”不该被道德审判 | 沸腾女孩7年花百万抗癌被劝放弃:“求生欲”不该被道德审判 | 沸腾"
© 2019 Sirius International Insurance Group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We and our partners use cookies to ensure that we give you the best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s and web applications. By continuing without changing your browser settings, you give your consent to receive cookies. However, you can change your browser cookie setting at any time (which may limit the functionality of the web site). Learn more about our use of cook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