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时间停止器厕所 _别让你的孩子太过“特别”,这个代价太大了!

2019-08-11 05:59:26

别让你的孩子太过“特别”,这个代价太大了!

1

幼儿园发新的园服,每个小朋友都很兴奋,前拥后挤的想快点领到自己新的园服。

特别是有一个男孩,最兴奋,开心得手舞足蹈,但是我却犯愁了,因为他不能领园服,因为他父母不肯订购,理由是:园服太难看,不订。

估计他爸爸妈妈没有告诉他没有给他交钱订园服,全班就他一个人没有,我要怎么跟他说才不打击他的自尊心呢?

我把所有小朋友的园服发完了,他马上着急地过来找我说:“老师,我的园服呢?”

我只能拉着他的小手说:“回去叫爸爸妈妈拿钱来订好吗,可能爸爸妈妈忘记给你订了。”

小男孩耸拉着脑袋,坐回自己的位置,爱笑的他整整一天都没跟别人说过一句话。对他来讲,不管是不是爸爸妈妈忘记了真的不重要,他只知道,此刻所有的小朋友都有,他没有。

一套园服也就几十块钱,真的不算贵,大街上孩子的衣服哪套不要几十上百的,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这么“特别”?

想想一些重要时刻需要统一园服着装的时候,你的孩子没有园服,站在整齐着装的小朋友中间“自成一格”,孩子心里会多么难堪。

如果再有几个多嘴多舌的说上几句,孩子难免有被排挤的嫌疑。

父母在这点小事上计较,却给孩子留下抹不去的伤害,真的不值得。

别让你的孩子太过“特别”,这个代价太大了!

2

还记得之前火得一塌糊涂的印度电影《摔跤吧 爸爸》吗?看看豆瓣评分,就知道这影片的受欢迎程度。

当时看完电影,心情是久久不能平静。不过,撇开印度国情来说,我真的很不赞同这位父亲的做法。

摔跤本来是男孩子的一项体能运动,这位父亲为了自己的金牌梦,却要求三个女孩也像男孩一样去做特训,然后去跟男孩甚至男人比赛。

被剪掉女孩子引以为傲的长发,穿着男人的衣裤,顶着嘲笑的声音和异样的眼光,每天天没亮就被父亲的哨声惊醒,然后开始连男孩都叫苦不迭的特训。

女孩要参加特别耗费体能的摔跤运动,要比男孩吃更多的苦,才能练就这样的摔跤体魄。

三个女儿不是没有反抗过,不是没有逃避过,还好是电影,最后安排了一个契机让姐妹俩能够“回心转意”。也还好电影的结局是美好的,女儿终于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如愿帮他完成了金牌梦。

但是如果失败了呢?如果他们没有那么幸运呢?

那她们童年遭受的白眼遭受的质疑无疑会给她们的人生蒙上抹不去的阴影,她们接下来的人生,要靠怎样的坚强意念才能跟平常人一样快乐地生活下去?

这位父亲你承受得住这个代价吗?

别让你的孩子太过“特别”,这个代价太大了!

3

大家都知道作家兼赛车手韩寒,在高中的时候没完成学业就退学了,可以说在当时他真的是“特殊”的存在,这需要很大的勇气。

在前阵子接受“一条”采访的时候,他表示,“退学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说明我在这一项挑战上不能胜任,只能退出,这不值得学习。”

他还说,学习读书的确要未必在学校,但学校和高考,是基本最公平和最有效率的,你要是普通家庭,更应该感谢与遵循。

老家有位亲戚,是韩寒同龄人,曾经学习成绩优异,考上大学跳出龙门绝对没有问题的。

因为当时无知效仿韩寒勇于退学,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像韩寒那样在另一个新的领域取得好的成绩,到现在过去了十年,依然在工厂流水线上打工,亲戚们每每说起,都替他惋惜。

不是每一个退学的孩子都能如韩寒那样成功。读书当然不一定能改变命运,却是改变命运最为保险的一种方式。

所以,有时候我会想,相比做那个“特殊”的存在,我更愿意我的孩子能像普通孩子一样,该学习的学习,该上辅导班的上辅导班,该为考试点灯夜读就点灯夜读。

我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我认为这是孩子成长最为保险、代价也是最低的一种方式。

4

现代作家李清浅老师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说过一个例子。

曾经在《一席》上看过一个演讲,演讲者是张冬青,日日新学堂的创办者。

张冬青老二5岁那年,与其同班的大班孩子的家长们早已开始为孩子上小学焦虑。别人问她的计划时,张冬青很淡定地说:“我们的孩子不上学。”

后来有些家长很认同他们夫妇的意见,提出让孩子一起在家上学,这也是日日新学堂创办的起因。

这个学堂有种种吸引人的活动:每周组织孩子一次外出,参观博物馆、美术馆、798艺术区,还有爬山、采摘、长走,甚至还在小区做过塑料袋使用小调查等等。

李清浅老师承认这些事情很有意思,比多认识一个汉字,多记得一个单词要有意义得多。她愿意为张冬青喝彩,可是她绝对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放在日日新学堂。

“如果一旦失败,我承受不起这个代价,毕竟,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

她宁肯孩子去挤独木桥,和大家一起上全日制学校,去报各种辅导班。她更愿意孩子合群一点。“孩子可以有自己的小个性,可是,如果他非常与众不同,非常离经叛道,我可能会头疼,甚至束手无策,就像大多数家长一样。”

不是她太过保守,也不是她过分地担惊受怕,也不是她怕麻烦,像很多家长一样,她只是害怕孩子在这条“特殊”的路上走得太辛苦,害怕孩子承受不了“特殊”带来的结果。

就像我家那位亲戚,如果她父母当时能“压制”住他想退学的念头,也许今天他的人生说不定会更精彩。

在没有孩子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天,大大咧咧毫无顾忌的我,会对孩子的养育如此小心翼翼。

以前总觉得那些求安稳的父母思想太狭隘了,现在的我跟天底下的父母一样,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为英雄能大富大贵,只要平平淡淡的就好了,能给孩子平庸的光明也是一种有力量的爱。

© 2019 Sirius International Insurance Group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We and our partners use cookies to ensure that we give you the best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s and web applications. By continuing without changing your browser settings, you give your consent to receive cookies. However, you can change your browser cookie setting at any time (which may limit the functionality of the web site). Learn more about our use of cook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