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在线视频频青青草www03dvdcom _我在死亡体验馆,和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回告别

2019-08-11 04:30:14

听说上海的死亡体验馆要关门, 我立刻上网做了预约。

我好像一直对死亡这个话题感兴趣。回想我过往人生经历的三个低谷,好像都和死亡有关。

一次是儿子早产两个月,一次是癌症,一次是跑马拉松失温。感觉冥冥之中宇宙给我的功课应该和生死有关。

中国人好像很容易谈“死”色变。

记得很久以前和一位比我年长的男性朋友吃饭,我问他如何看待死亡,他马上跳了起来,让我赶紧打住,他说一想到“死”这个字,他连饭都吃不下,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

我们每天关心柴米油盐,关心国家大事,关心着完成各种各样的“事”,满足各种各样的期待。

但关于死亡这个人生的终极“目标”,我们又思考了多少呢?

孔子说过:不知生,焉知死?倒过来未尝不适用:未知死,焉知生?

或许知道自己愿意为何而死,能让自己活得更自由, 更笃定?

我在死亡体验馆,和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回告别

01

你愿意为何而死?

死亡体验馆的游戏规则是:每一轮大家要亮出自己对于生死场景的选择,并进行解释。

每一轮结束时,在场的人投票选择一位参与者去“死”,剩下的人进入下一轮游戏,游戏一共十二轮。

我在死亡体验馆,和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回告别

死亡体验馆外的场景

进入死亡体验馆的第一个场景是这样的:

如果你是一名反恐队长,抓获了一名恐怖分子和他两岁的女儿。恐怖分子在某个人流熙攘的广场上放置了炸弹,但无法得知确切的地点。唯一有可能让恐怖分子说出实情的办法是折磨他两岁的女儿。你选择折磨还是放弃?

我选择了放弃, 理由是:我无法违背自己的价值观,去折磨一个无辜的孩子。

接着,主持人问:如果你的孩子和家人正好在那个放置炸弹的广场上,你会改变你的选择吗?

我犹豫了。。。。。

我想选折磨,因为我不想让我儿子和家人死于恐怖袭击。然而,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放弃, 我很难接受自己做违背基本价值观的事,即使是为了救我儿子。我感觉如果选择折磨,晚上会做噩梦,睡不踏实。能踏踏实实的睡觉对我很重要。

与其说这是一个“高尚”的选择,不如说是一种本能,甚至是一种胆怯,不愿意承担主动行为责任的胆怯。

面对生死选择,其实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愿意为我爱的人而死

如果我儿子生命垂危,而我可以选择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他的生命的话,我会毫不犹豫选YES。然而,我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价值观去救儿子, 那推理出的结论是:我的价值观比我的生命还重要。

我在死亡体验馆,和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回告别

好几位伙伴在复盘时,说到她们其实知道选一个更应该选的,会更容易“活下来”,比如:选择不折磨两岁的孩子。但她们还是选了自己“想要的”,比如:保护家人。结果很快就“死掉”了。

然而,这些灵魂拷问真的有“应该”选的答案吗?“应该”代表的是什么?是普世价值观吗?这些“应该”是从哪儿来的?大脑还是灵魂?集体有意识还是集体无意识?有利于人类社会的进步还是不利?

不同的“想要”有高低之分吗?尊重生命平等,是比保护家人更高的价值观吗?

第一轮游戏结束时,场上的人可以选一个你最不喜欢的人去“死”。让我惊讶的是,大家并没有选决定折磨小女孩的人,而是选了一个给大家表里不一感觉的人。

比起和自己价值观不一样的人,大家更讨厌虚伪的人。

我在死亡体验馆,和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回告别

02

死过一次,我决定对朋友好一点

死亡体验馆的第二个场景:

一队人一起去登山,大家都栓在一条绳子上。在爬一个陡坡时,一位队友不慎滑倒,开始往下滑落。做为队长,你有两种选择:割断绳子,牺牲掉这个队友,保全剩下的人;还是全力营救,但很可能危及到其他队友的生命。你会怎么办?

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营救。

但是,好几位参与者的选择是先征求下滑者和其他队友的意见,然后根据大多数人的意见选择。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太武断,很容易认为自己的想法和价值观就应该是对的,不关注其他人的想法和感受。

当我们的选择影响其他人时,要尊重他人的想法,没有一个选择是绝对正确的。

我在死亡体验馆,和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回告别

第三个场景:

如果你的朋友被几个流氓围攻,你要是上去帮忙,也会被暴打,还可能有生命危险,但是能大大减轻朋友的痛苦;如果你不去帮忙,而是去别处呼救,那你朋友会受到很大伤害,还有可能有生命危险。这时候,你选择冲上去帮忙,还是去别处求救?

这道题我最纠结,我的第一反应是和朋友在一起帮助她/他,但马上开始害怕自己受伤。这时,大脑开始启动逻辑来自我辩护,认为去别处求救或许是更明智的选择。我当时选择了求救。

我在死亡体验馆,和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回告别

不过在陈述自己为什么选择求救时,我又改变了主意,我感觉身体在告诉我另一个选择,我改选了帮助朋友。

最后,在游戏中,一位参与者作为“受到伤害的朋友”要赴死时,主持人问:如果你是她的朋友,你现在愿意陪她一起去死吗?我又犹豫了,我的手停在按键前面,但迟迟没有按下去。

场上之前选择“帮助朋友”的好几位参与者中,只有一位选择了“愿意真的陪朋友一起死”。

我想起去年在日本发生的江歌案,江歌就是一位典型的“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但却被朋友的男友插刀。她的室友选择了躲在家里报警,结果致使江歌死于非命。

事情发生后,舆论一边倒的谴责江歌的室友。不过,我在想那些谴责江歌室友的人里,有多少人真的可以做到冒着生命危险去选择帮助朋友?我不想为江歌的室友辩护,我觉得她的行为非常可耻。但是在危险面前,选择帮助朋友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坚定的。

在大家攀比朋友圈是两千人还是五千人的时代,大家不妨翻翻朋友圈,看看有多少是可以为你两肋插刀的朋友?又有多少位朋友是你愿意为他/她两肋插刀的?

择友需慎重,对那些可以为我们两肋插刀的朋友好一点。

我在死亡体验馆,和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回告别

03

“如果今天死了,你今生还有什么遗憾?”

到了最后一轮,场上只剩下我和另外一位伙伴还“活着”。这时候,主持人问我们:

“如果今天死了,你今生还有什么遗憾?”

这个问题我在四年前被确诊为癌症时,就问过自己。我当时的遗憾是:没有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儿子和父母,没有去过南美,南极和北极,没有在做自己有热情和有意义的工作。

好在过去四年,我把这些遗憾都一一补上了:

虽说我陪伴儿子的时间还是很有限,但我已经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做到了我的“最好”。也许我的最好在别人眼里并不一定是多么好,但是,孩子,这就是我现阶段能做到的最好。

我开始每周花时间陪伴我的父母,和他们聊我的新工作。虽然我和我妈妈的价值观和沟通方式非常不同步,但我开始慢慢的理解她是在用她自己特别的方式在爱我。我也学会了接纳她,用陪伴和感恩去爱她。

在过去四年里我去了南美(秘鲁,古巴),也去北极圈内看到了极光。

一年前,我辞去了人人羡慕但对我已索然无味的外企高管工作,开启了无限创造有意义的工作和人生之旅 —— 走出舒适圈,开始全职做教练和培训的助人工作。

所以我回答说,我没有遗憾。

而我的同伴因为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直到现今她还无法和她母亲达成和解。这是她人生最大的遗憾。

就这样,选择这一轮牺牲谁留下谁的主动权落到了我手上。而我居然选择了牺牲自己,保全对方。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我当时的选择。在选择牺牲自己的时候,我感觉很轻松,甚至还沾沾自喜是舍己为人。

后来,我再回想自己的选择, 我感觉我也许更像是在逃避“生”的责任。活下来的人并不轻松,她要背负两个人的使命。她要证明自己留下来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甚至要对世界做出双倍的承诺和贡献。

选择活下来,也许是更负责任的做法。因为活着,是需要勇气和担当的。

我在死亡体验馆,和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回告别

总结

“死”过一次之后,我看到了我还需要做的功课。

“死”过一次之后,好像死也没那么可怕了。

“死”过一次之后,让我更加清晰了自己的价值观。当遇到关键事件时,我可以更容易地有意识地去做选择,而不是在慌乱中让恐惧主导我的无意识或下意识地选择。

不管死后的世界是好还是糟,即使我可以为亲人,朋友,队友,我的价值观而去赴死,我决定先好好的活着,活在当下,好好的享受生活里的各种美好和不美好的东西,珍惜我爱和爱我的人们,把我的爱传递给他们。

后来,我又重新列了一个遗愿清单, 惊讶的发现居然只有十项:

1. 去看看南极

2. 去一次火星

3. 写一本自我教练的书

4. 住在能在院子里喝茶的房子

5. 登珠穆朗玛峰

6. 去一趟尼泊尔

7. 游历亚马逊原始森林

8. 跳伞

9. 蹦极

10. 陪伴儿子成为一个中正,勇敢,有韧性的人,创造有意义的人生。

如果我还能健康的活20年,那我平均每两年需要实现一项。我决定先从第6项和第3项开始。每两年至少划掉一项。

花点儿时间列一下你的遗愿清单,然后争取每两年实现一项。看看咱们谁最后都完成了,不给自己留遗憾。

虽然我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的,但我想笑着离开。

也正如罗曼罗兰所说: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看透了生活的真相,却依然热爱生活”。

我在死亡体验馆,和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回告别

欢迎关注我们,并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答案和故事,我们会选择一位朋友,送你一份价值39元的线上课。

欢迎关注 | 有意思教练(公号ID:MessageCoach)

关于作者 | 张岩,有意思教练特约作者/教练。共创式教练, 清华大学认证积极心理学指导师,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芝加哥大学MBA。

© 2019 Sirius International Insurance Group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We and our partners use cookies to ensure that we give you the best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s and web applications. By continuing without changing your browser settings, you give your consent to receive cookies. However, you can change your browser cookie setting at any time (which may limit the functionality of the web site). Learn more about our use of cook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