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国巨乳在线 _大明最后的辉煌!“万历三大征”之宁夏和播州民变的前因后果

2019-08-24 14:41:03

大明万历(1573-1620年)年间,明朝军队先后在明朝西北、西南边疆和朝鲜展开的三次大规模军事行动。分别为李如松(李成梁长子)平定蒙古人哱拜叛变的“宁夏之役”;李如松、麻贵抗击日本丰臣秀吉政权入侵的“朝鲜之役”;以及李化龙平定苗疆土司杨应龙叛变的“播州之役”。这三场大战巩固了中华疆土,维护了明朝在东亚的主导地位。我们这里就专门说说“万历三大征”之宁夏和播州民变的前因后果。

大明最后的辉煌!“万历三大征”之宁夏和播州民变的前因后果

大明万历陵墓

一,哱拜叛变的“宁夏之役”

早在大明嘉靖年间,有一名叫哱拜的鞑靼青年投奔明军,屡立战功,万历时升至宁夏副总兵。他致仕后,副总兵一职由他的儿子哱承恩袭任,但他自己仍然掌握一支私人武装。万历十九年(1591),由于火落赤等部犯洮河致使洮河报警。哱拜请见明朝边官,表示愿意出师。谁知巡抚党馨不但不加鼓励,反而屡加压制,哱承恩也因故受刑。这件事情让哱氏父子积怨于心,并且种下了日后的哱拜叛变的种子。

后到了冬天,因为粮草的问题,朝廷一直迟迟不拨,导致边军军心不稳。哱拜乘机挑动土卒造反,杀党馨,逼死总兵张惟忠,放火焚烧官衙,掠得印符。叛军头目刘东旸自任总兵,以哱拜为谋主,哱承恩和军卒许朝为副总兵,哱拜的义子哱云为参将。

哱承恩率兵攻打宁夏中卫、广武城,得河西四十七堡,又渡过黄河,威胁灵州(今宁夏灵武)。为了取得在河套活动的鞑靼部支持,哱承恩派人送去了金玉布帛,应允他们在花马池一带放牧。大明西北地区大为震动。

大明最后的辉煌!“万历三大征”之宁夏和播州民变的前因后果

事变后,陕西三边总督魏学曾调度兵马,沿河布置。副总兵李响奉命渡河奔灵州,很快收复了河西四十七堡,只有宁夏镇城为哱拜军据守。大明官兵数路,合力围城,但久攻不下,损失很大。

无奈下魏学曾用部下计谋,派人收买刘东旸、许朝、要他们谋杀哮拜父子。但四人刚立同生共死的誓言暂时难以离间。魏学曾又与叶梦熊,梅国桢等定计,决黄河堤坝,引水灌城。河套各部鞑靼派兵援哱拜,被总兵官李如松、副总兵麻贵击退。

这时宁夏镇城城内粮草殆尽,城外援兵不至,洪水大至,随时可能冲破城墙。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守军发生混乱。梅国桢再次派人潜入城中劝降,首先去见哱承恩。来使说,哱拜父子安顿边塞有功,与刘、许辈不同,玉石并毁,殊为可惜。使者又去见刘东旸、许朝,劝他们审时度势,转祸为福。

这一招离间计让三人均心动,互相猜疑。最后哱承恩动手在前,杀刘、许二人,开门投降官军。城破后李如松率军围哱拜家,哱拜无奈自缢死,全家自焚。哱承恩被押送京师,斩于市。至此震动大明西北地区的因哱拜叛变导致的宁夏平叛之役以朝廷取得最后的胜利而告终。

大明最后的辉煌!“万历三大征”之宁夏和播州民变的前因后果

二,苗疆土司杨应龙叛变的“播州之役”

与西北哱拜等起兵反明事件相比,西南播州杨应龙事件称得上是一场持久的战争。播州位于四川、贵州、湖北间,山川险要,广袤千里。

杨应龙在隆庆六年(1572)袭封四川播州宣慰使,因献木和军功,被授都指挥使衔。他为人强悍多疑,对内酷杀树威,向外行劫四邻。并且骄横跋扈,作恶多端。

万历十七年(1589),杨应龙妻家告发他谋反。次年,播州改土归流,所属少数民族各部纷纷反叛,杨应龙成了罪魁祸首。朝廷决意对杨用兵,分三路并进,贵州方面也出兵协助。万历二十六年,四川巡抚谭希思于綦江、合江(今四川泸州东)设防。次年,贵州巡抚江东之令都司杨国柱率军三千进剿,结果中杨应龙诈降计,失利,杨国柱被杀,全军覆没。

对播州的第一次用兵就这样草草结束。

大明最后的辉煌!“万历三大征”之宁夏和播州民变的前因后果

万历二十二年,南京兵部待郎邢玠,总督川、贵军务。邢玠获悉,永宁、酉阳等土司都是杨应龙的烟亲,黄平、白泥等土司与杨应龙结怨深久,认为“以夷则夷”,杨尚有用处。于是,邢玠发出檄文要求杨应龙归顺。

重庆太守王士琦单骑往杨应龙驻地松坎,杨应龙接受条件,被免死革职,宣慰使由他的长子杨朝栋接任,次子杨可栋留府作为人质,并追索赎金。王士琦兵不血刃,完此大功,被提升为川东边备使,弹治播州地区。

不久,杨可栋死在重庆,杨应龙召集千余人为他招魂,以示抗议。随后,杨氏起兵再反,占据险要,设置关口,劫掠邻近屯堡,威通江津、合江。万历二十六年,王士琦被调征剿倭寇,杨应龙更无忌惮,出兵贵州、湖广,进行野蛮的报复和掠夺。

万历二十七年,明朝廷感到杨应龙已是心腹之思,重新做了部署,调赴朝廷的诸将刘綎、麻贵、陈璘等相继回兵,以前都御史李化龙兼兵部侍郎,节制川、湖、贵三省军事。杨应龙乘官兵未集。以攻为守。分兵打南川、江津,并攻占綦江。

他在南川、綦江等县境内立播州界石,扩大播州地界。先期赴川的贵州巡抚郭子章匆忙征调军队,固守重庆,分兵守南川、合江、泸州,渐渐遏制了杨应龙的攻势。

大明最后的辉煌!“万历三大征”之宁夏和播州民变的前因后果

第二年春天,川、贵、湖广兵及河南、山东、云南、浙江、广西的军队云集,各土司也奉命调兵参战。李化龙兵分八路,计川师四路:总兵刘綎入綦江,总兵马孔英入南川,总兵关广入合江,副总兵曹希彬入水宁;黔师分三路:总兵童元镇由乌江入,总兵李应祥由兴隆入,参将朱鹤龄由沙漠入;湖广师一路,总兵陈璘等由白泥、龙泉入。

每路兵大约三万。李化龙制定作战计划,规定抵近娄山等关的日期;关之外且战且招降,关之内速战不许降。

綦江一路为主力,刘綎力战,攻克要塞三峒,击败杨朝栋数万兵;南川一路攻克桑木关,乌江一路攻克乌江关,湖广一路夺取天都等屯堡。半个月后,刘綎夺取娄山关,与南川、永宁等兵马会合。

在大明军队的重重打击下,杨应龙父子收兵,死守天险海龙屯。八路官兵屯驻山下,轮番进攻。关键时刻又是刘綎一路首先攻破城堡。杨应龙知无生路,自鎰而死。而杨朝栋被活捉处死。至此持续十年之久的播州杨应龙叛乱事件被平息。

杨应龙叛乱事件被平息后,为了便于管理播州地区,大明朝廷把它分为两部,一部隶属四川布政司,置遵义军民府,一部隶属贵州布政司,置平越军民府。这一举措使得这一地区与内地的联系有所加强。对于以后朝廷的管理和控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大明最后的辉煌!“万历三大征”之宁夏和播州民变的前因后果

虽然“万历三大征”的这二场战争都取得了胜利,达到了巩固了明朝边疆稳定的作用。可是这二场战争也严重消耗了明朝的财力。对于二次战争的消耗,史籍当中记载到:

明人茅瑞征有《万历三大征考》附东夷考略,瞿九思有《万历武功录》十四卷。

清朝官方的《明史》载:“宁夏用兵,费帑金二百余万。冬,朝鲜用兵,首尾八年,费帑金七百余万。二十七年,播州用兵,又费帑金二三百万。三大征踵接,国用大匮” 。又卷百二十三《王德完传》:“近岁宁夏用兵,费百八十余万;播州之役,二百余万”。据此可以粗略统计出包含朝鲜用兵的“万历三大征”的军事开支高达一千一百六十余万两白银。


不过这“万历三大征”是万历当政的48年中唯一可圈可点的政绩,这之后万历就隐居深宫倦理朝政,可以说做了二十多年的“隐居皇帝”,也由此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皇帝不上朝的时间记录!

我是厚重的历史追记者,文章的疏漏之处,请朋友们多多批评指教, 您的关注也是我进步的动力,谢谢!

© 2019 Sirius International Insurance Group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We and our partners use cookies to ensure that we give you the best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s and web applications. By continuing without changing your browser settings, you give your consent to receive cookies. However, you can change your browser cookie setting at any time (which may limit the functionality of the web site). Learn more about our use of cookies. >